分享
2016年06月06日10:18 新华网

分享
歌舞伎町街头提供“免费引导”服务 歌舞伎町街头提供“免费引导”服务
因拉客产生的恶性事件在歌舞伎町频发 因拉客产生的恶性事件在歌舞伎町频发
歌舞伎町街头 歌舞伎町街头
歌舞伎町街头 歌舞伎町街头
歌舞伎町酒吧 歌舞伎町酒吧

  每到入夜时分,位于东京新宿的歌舞伎町开始热闹起来。这个号称亚洲最大的“红灯区”里,酒吧、餐厅、俱乐部、风俗店犬牙交错,每天吸引着如织人流。

  不少游客抱着好奇心来到这里,但除了香艳的广告牌和满街提供无料案内(免费引导)的小哥,所谓的“红灯区”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刺激。然而,歌舞伎町貌似外表平静,内里却暗流涌动。一旦荷尔蒙作祟,接受所谓的免费引导,这里的黑暗就可能开始将人吞噬。

  【专盯外国游客】

  自2015年夏天起,歌舞伎町专门针对外国游客的诈骗案件开始逐渐增多,而他们最为青睐的对象是亚洲和非洲游客。

  在日语里,无料意为免费,那么“免费的”引导人做什么呢?其实直白些说,就是变相地拉皮条。免费自然是不可能,更糟糕的是,上钩者最后不仅落得人财两空,还因为行为不光彩不敢申诉或申诉无门,只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

  一个曾经亲身在歌舞伎町遭受骗局的中国游客向新华国际客户端讲述了他的详细经历。这名游客说,2015年7月,他第一次赴日旅游,晚上独自一人来到歌舞伎町闲逛。路上一个号称免费向导的人先用英语跟他打招呼,后来发现他是中国人后,就用中文向他介绍说可以带他去个“刺激”点的地方玩。

  向导声称,因为游客是外国人,以防语言不通出现问题,需要先交两万日元保证金(约合1200人民币)。在交了所谓保证金后,这名游客被带到一栋狭窄小楼的门厅。之后出来一名日本人,拿了一本画册,游客又交了一万日元(600元),选定一名姑娘。

  日本人装模作样讲了一通注意事项,然后说姑娘一会儿就来,但进房间需要再交5万日元(约3000人民币)房间押金。这时游客有些不乐意,说要找一开始带他来的人,而日本人则威胁说,如果出去找他再进来还要交误时费。这时游客意识到自己受骗,但无奈语言不通,自己又形单影只,也就只好交了钱赶紧走人了事。

  【隔空对饮也收费?】

  记者的朋友,在日华人张先生也曾在歌舞伎町遭遇过骗局,但是这个骗局却让人有些啼笑皆非。张先生跟朋友一起在歌舞伎町的某酒吧喝酒,酒吧中间有一个女孩坐唱。朋友虽然语言不通,但是跟女孩眉来眼去一番,还举起酒杯与其对饮,女孩也痛快的喝了几杯。

  最后结账的时候,一算账单居然要5万日元(大约3000人民币),张先生和朋友十分不解。而店家的解释是,即便隔空对饮也算是陪酒,所以额外的费用是女孩的酒钱和服务费。张先生二人与店家争执半天,最后店家竟然叫出了黑社会,无奈也只好乖乖给钱收场。

  无论何种形式骗局,最后结局通常是游客遭受暴力威胁交钱。而这些“受骗上当”的游客,为了赶紧脱身通常不会选择报警。因为报警会很麻烦,不仅语言不通,还要请律师,录口供,耗时耗力。再加上事件本身也不光彩,大多数也就认了哑巴亏,当做花钱买教训。

  记者采访了一些游客,据他们反映,歌舞伎町蒙骗外国游客的情况很多人都遇到过,更令人心痛的是,行骗的人中不乏中国人身影。

  【繁华世界的另一面】

  每天无数脚印在歌舞伎町,这个交织着现实与谎言、金钱与欲望的地方交集,使得每个人都可能成为行骗者,也可能成为被骗者。几乎没有人用真名,身份和经历也是伪造的,陪侍们为了生计,用各种方法掏空客人的钱包,但是偶有顾客跑单赖账,也不得不自己倒贴。

  而客人即便豪掷千金,也很难买到片刻的真情。喧嚣过后,或许是更强烈的寂寞和后悔。

  人生需要脚踏实地,莫在虚幻的快感中虚度光阴。作为游客,对这里的喧嚣浅尝辄止已足够;若非想来一场“亲密接触”,就莫后悔自己受骗上当。(记者朱超,编辑徐晓蕾,视频编译刘一楠,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

责任编辑:陈琰 SN225

相关阅读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 记者:“影子”医生背后另有玄机
  • 独生子女护理假能否化解养老难
  • 证明站队比才能更重要的曹魏大臣
  • 从红楼梦看古代国公府邸怎么设计的
  • 出版人与艺术名媛“被捉奸”合法吗
  • 卢悦:嫁对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 盘点第一次去日本必去的地方(图)
  • 0
    ##########
      <s id='gTNUvKTF'><address></address></s>
      <option id='gvbwq'><tt></tt></option>
        <fieldset id='DDw'><var></var></fieldset><tt id='ZexYh'><blink></blink></tt>
        <basefont id='KrkqLTTg'><legend></legend></basefont><l id='yHGYKgel'><nobr></nobr></l><marquee id='YM'><bdo></bdo></marquee>